<blockquote id="xviiu"><track id="xviiu"><button id="xviiu"></button></track></blockquote>
    <video id="xviiu"></video>

      <pre id="xviiu"></pre>
      <u id="xviiu"></u>
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xviiu"><acronym id="xviiu"></acronym></blockquote>

        《傾杯·金風淡蕩》注釋譯文

        朝代:宋代作者:柳永古詩:傾杯·金風淡蕩更新時間:2018-04-18
        注釋
        ⑴傾杯:唐教坊曲名,后用作詞牌,又名《古傾杯》、《傾杯樂》等,《樂章集》有七調,此詞為“大石調”。雙調一百八字,上片下片各十句五仄韻。
        ⑵金風:秋風。蕭統《文選·張協》:“金風扇素節,丹霞啟陰期。”李善注:“西方為秋而主金,故秋風曰金風也。”
        ⑶漸秋光老:即”秋光漸老“,秋色漸漸深了。由此可知其時為七月。清宵:清凈的夜晚。蕭統《鐘山講解》:“清宵出望園,詰晨屆鐘嶺。”
        ⑷輕煙乍斂:淡淡的霧氣剛剛收斂。輕煙,淡淡的霧氣。
        ⑸當軒:對著長廊。練凈:形容月光明凈如練。練,絲綢。
        ⑹千里寒光:廣闊無邊的月光。寒光,清冷的月光。
        ⑺幽期:私定的約期。
        ⑻早是:已是。多愁多病:因憂愁而病弱。
        ⑼那堪:哪能承受。柳永《雨霖鈴·寒蟬凄切》:“多情自古傷離別,更那堪冷落清秋節。”
        ⑽省:回顧,回想。
        ⑾碧云:喻遠方或天邊,多用以表達離情別緒。韋應物《奇皎然上人》:“愿以碧云思,方君怨別馀。”
        ⑿仙鄉:仙人所居處。此處借稱所思之人的居處。路杳(yǎo):路途遙遠。
        ⒀倩:請。
        ⒁高歌:登高而歌唱。遣:排解。
        ⒂慘咽:因悲慘而聲咽氣堵,說不出話。歐陽修《玉樓春·尊前擬把歸期說》:“尊前擬把歸期說,欲語春容先慘咽。”耿耿:心中想念,愈加割舍不下。
        ⒃漏殘:計時漏壺的水將滴盡,即夜將盡的意思。
        ⒄難整:難以整理。
        白話譯文
        秋風和舒,秋色漸老,長夜孤清。天氣新近晴好,小院里輕霧剛剛散去,皓月臨窗室內潔白明亮。面對遙遠寒冷的月亮和殘破的景色,想到幽會佳期受阻,早已是時常憂愁、體弱多病的我,哪能敢再仔細地回憶從前的盟約和歡樂?
        最痛苦的是遠方音信斷絕,仙鄉的道路遙遠崎嶇,難以懇求鴻雁把佳音傳遞。每到這個時候,總是悲傷高歌,強行排泄心中的離情,無奈,凄慘悲哀的歌聲,反而使人煩躁不安、心事重重。漏將盡、夜已深,霜露更寒冷。徒然贏得憂傷無言,愁緒終究難盡。又是長久的佇立,直到月亮沉落,零星破碎的梧桐樹影的消逝。
        這是一首秋夜懷人之作,詞中鋪寫深秋月色和離情別緒, 皆是層層翻出,盡情揮灑。
        上片首韻中的“漸秋光老、清宵永”寫秋色漸深,長夜漸深,這是此詞懷人的景節與時間。次韻所說“小院”,是詞人所居客館的小院,這是此詞懷人的地點。這兩韻主要寫深秋長夜小院之景:“金風淡蕩”秋風融和恬靜;“新晴天氣”,雨后爽適宜人;“輕煙乍斂”,迷蒙的霧氣漸漸散開;“皓月當軒練凈”,皎潔的明月當窗,灑下如白綢緞般的銀光。這些景色為懷人鋪下素雅清明的背景,于是以下進入懷人的主題。詞人面對皓月的“里寒光”想及千里外的知己,當初共有的“幽期”,幽隱的期約,被阻礙而不得實現,·當殘景”意思是:面對清秋之景,更加感到期約也如殘秋零落不可收拾。且自身早已是“多愁多病”,怎么還能禁受得了把舊日的期約與前時的歡聚細細思索?
        過片換頭一韻中“碧云信斷”、“歸雁難倩”反用蘇武滯留塞北以雁傳書的典故,寫書信也不得傳遞,進一步訴說懷人之苦。這離懷每每用放聲高歌”的方式來“強遣”,無奈唱出來的聲音凄慘喑啞,“翻成心耿耿”,反而使內心更加不能平靜。底下插入一韻四字景語“漏殘羹冷”,明寫自然界夜更深,天更涼,襯出懷人的心緒更為凄冷,又暗寫了詞人在懷人中度過了無寐長夜。此刻留給詞人的只有“無言”的靜悄,只有“難整” 的“愁緒”。煞拍“又是立盡,梧桐碎影”二句化用唐末呂巖的詞《梧桐影·明月斜》:“明月斜,秋風冷,今夜故人來不來?教人立盡梧桐影。”寫自己長夜不寐,徘徊梧桐樹下期盼故人的情狀。景與開篇之小院皓月呼應,情則總括并收束全篇,余味不盡。
        總觀全詞,寫景的素雅清明尚可不論,高歌遣愁這種頗具陽剛意味的行動,以及運用蘇武故事與呂巖詞章,都可判明所懷之人是詞人的同性知己。尤為不可忽略和誤會的是“幽期”一詞兒,此詞最早見于謝靈運的詩《富春渚》:“平生協幽期,淪躓困微弱。”呂延濟的注將其中含義闡釋得更為明徹:“往時已有幽隱之期,但以沉頓,困于微弱,常不能就。”可知此中包含了詞人舊時與好友有過某種期約卻難以實現的深義在,可能有著詞人的一番理想與志愿的難言之隱。如此解,詞中“早是多愁多病。那堪細把,舊約前歡重省”也才更有著落。

        作者柳永資料

        傾杯·金風淡蕩作者柳永

        柳永(約984年-約1053年),原名三變,字景莊,后改名柳永,字耆卿,因排行第七,又稱柳七,福建崇安人,北宋著名詞人,婉約派代表人物。柳永出身官宦世家,少時學習詩詞,有功名用世之志。咸平五年,柳永離開家鄉,流寓杭州、..... 查看詳情>>

        作者柳永古詩作品: 《玉蝴蝶·誤入平康小巷》 《木蘭花·佳娘捧板花鈿簇》 《少年游·一生贏得是凄涼》 《玉樓春·佳娘捧板花鈿簇》 《瑞鷓鴣·吳會風流》 《蝶戀花·佇倚危樓風細細》 《滿江紅·萬恨千愁》 《西江月·師師生得艷冶》 《蝶戀花·鳳棲梧》 《受恩深·雅致裝庭宇

        《傾杯·金風淡蕩》相關古詩

        bb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