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lockquote id="xviiu"><track id="xviiu"><button id="xviiu"></button></track></blockquote>
    <video id="xviiu"></video>

      <pre id="xviiu"></pre>
      <u id="xviiu"></u>
      1. <blockquote id="xviiu"><acronym id="xviiu"></acronym></blockquote>

        《木蘭花慢·送翁五峰游江陵》鑒賞

        朝代:宋代作者:吳文英古詩:木蘭花慢·送翁五峰游江陵更新時間:2018-03-28
        《木蘭花慢》,唐教坊曲,從雙調《木蘭花》演變而來。《樂章集》入“南呂調”。雙調,一百零一字,前片十句五平韻,后片十句七平韻,為定格。還有前片四平韻,后片六平韻的,系慢調變格。此詞為定格。
        “翁五峰”,即翁賓旸,福建崇安人,或言錢塘人。“江陵”,在湖北省。賈似道督師湖北,翁為賈之幕客,所以有江陵、鄂渚之游。
        “送秋”兩句述送別。兩句是說:秋云滾滾,密布萬里,像似天也知道我要送五峰去江陵前線,所以布下重云勸阻,但是就算是晴空萬里,現在我們也無心去欣賞了。“嘆路轉”三句,設想五峰旅途勞累。嗟嘆五峰為了趕赴前線去必須走偏僻的小路,行旅中的營壘也簡陋得像燕子窩那樣狹隘;每天趕路,又事務繁忙,一定會使他憑空添上滿頭白發。“愁侵”三句,點五峰赴江陵的任務。“庾塵”,露天儲糧處,稱作“庾”;“塵”,即糠塵也。戰時軍中糧食只能露天堆放,便于搬運,這次翁五峰從旱路趕赴江陵,就是押運一批軍糧。此言他因為任務重而愁白了頭,但他認真監督,并且親自參加搬運糧草,所以連雙袖沾滿糠塵也管不得。這種艱苦的軍旅生活,即使積軍功被封為像韓信那樣的淮陰侯,也不會使人羨慕,因為這是勞苦功高理所應得的賞賜啊。“一醉”兩句,述眼前送別宴。言宴中擺上來吳地的當令名菜:莼絲羹、鱸魚膾,以期一醉,并勸五峰說:你難道能忍心拋下這兒傲霜的菊花圃、蔥郁的松樹林,任其荒蕪,不管而去?兩句用張翰思鄉、陶潛歸隱的典故,希望五峰不要慕戀功名,早日歸來,再享田園之樂。上片送別時聯想、感嘆。
        “離音”三句,即景生情。此處是說:西風吹落梧桐葉,這簌簌的落葉聲,不但在哀傷秋天的無情,也是悲嘆五峰即將別離啊!“向暮江”四句,別情難離。言詞人今在江邊送別五峰,不覺已到了天色灰暗的日暮時分,見鴻雁飛蹤渺渺,想到他倆分別在即,今后天各一方,音訊渺茫,不由得淚沾胸襟。“四弦”兩句,席上暢論今古。“四弦”,即琵琶。“楊瓊”,似指唐宋時愛國名將楊延昭、秦瓊,這里借喻翁五峰。宴席至晚未散,且有琵琶聲聲,哀訴似語,用以侑酒。詞人希望五峰能像秦瓊、楊延昭一樣建功立業保家衛國;兩個人談起往事,一直可以追溯到貧寒之交的年代。由此可見吳、翁兩人并非泛泛之交。“爭似”兩句,轉而敘另一次宴會,作一對比。此處是說:這一次匆匆籌辦的送別宴,怎能比得上有一回歲末在杭州西湖邊梅樹下的寂靜處,大家交盞同飲時那樣的自在快樂呢?下片悲別離,敘友情。
        周密《浩齋雅談》卷下:“翁孟寅賓旸嘗游維揚,時賈師憲(似道)開帷閫,甚前席之。其歸,又置酒以餞。賓旸即席賦《摸魚兒》,師憲大喜,舉席間飲器凡數十萬,悉以贈之。”相比之下,夢窗與似道就只有一種若即若離的關系,所以能潔身自好也。
        木蘭花慢·送翁五峰游江陵:http://www.xt973.com/gushi/213139.html
        《木蘭花慢·重泊垂虹》是宋代詞人吳文英的詞作。此詞寫作者行舟停泊在吳江垂虹橋時觸景感懷,引起對杭城亡妾的回憶,同時哀嘆與杭妾的生離死別。

        作者吳文英資料

        木蘭花慢·送翁五峰游江陵作者吳文英

        吳文英(約1200-1260),字君特,號夢窗,晚年又號覺翁,四明人。原出翁姓,后出嗣吳氏。《宋史》無傳。一生未第,游幕終身。于蘇、杭、越三地居留最久。并以蘇州為中心,北上到過淮安、鎮江,蘇杭道中又歷經吳江垂..... 查看詳情>>

        作者吳文英古詩作品: 《浪淘沙·九日從吳見山覓酒》 《八聲甘州·渺空煙四遠》 《齊天樂·新煙初試花如夢》 《鶯啼序·殘寒正欺病酒》 《卜算子·涼掛曉云輕》 《西江月·丙午冬至》 《賀新郎·陪履齋先生滄浪看梅》 《蝶戀花·九日和吳見山韻》 《喜遷鶯·同丁基仲過希道家看牡丹》 《惜黃花慢·菊

        《木蘭花慢·送翁五峰游江陵》相關古詩

        bbin